杨树林,那一抹路边的“高级灰”

几回回路过这里,因为在高速上,或者手握方向盘,始终都没有抓住拍照的合适时机。
于是,魂牵梦绕一直不能了断情愫的,便是路边这片因白杨树的青白而呈现出来的冬日美景。
初见到这片树林,瞬间便被一种不能给予准确色调的“灰”惊呆了,我绞尽脑汁地寻找匹配它气质的,想用最傲娇最独特的词汇来赞美它描写它,然,终是一无所获。
于是,每次路经此处,都刻意减速,犹如望见心爱的人一样放慢脚步难再前行。透过车窗远远望去,一棵棵光秃秃却又遒劲的枝条,在四季的轮回中历练成一排排尖刀,齐刷刷的指向了天空,那始终向上裸着的巨臂,不知道凝聚了多少年的地气,才能如此不顾冰雪和严寒的侵袭,日复一日的,向路人展示着筋与骨的张力。我想,也许正是因为有了冬天的无情,才使得这片白杨没有了婆娑的枝桠,虽是退去了翠绿的夏装,却又有机会将自己在冬季里另一种别样美得以展现。你看那冬日里的白杨树,虽缺少盛夏时牡丹花的惊艳,学不来玫瑰枝瓣的张扬,却能在暮秋初冬最为萧条之际安静地突显它独有的青白之美,这种美是极为低调的美,这种美也是与生俱来的美,而我把这种青白美则愉快地称之为“苍灰”。这是姹紫嫣红色里从未出现过的一种灰,是一种柔和平静、稳重和谐的灰;这是一种充满了邪性的灰,它在层林尽染的群山之中,以其不强烈不刺眼,没有冲突的色彩完美地演绎了黑白的过渡空间,让秋天的萧条与冬天的清冷气息,在深与浅的碰撞中造就了一个诗意的存在。这种灰,是渗透出隐隐微紫的灰,是人们看惯了浓装艳抹时忽地突显出来的一种低调的,却又气场十足的,有如要成仙成佛的一种别样的高级灰。
我诧异,这种灰的美,怎么就从来没有看到过?
是我目光短浅从不肯放眼望去?还是因为心胸狭窄容不下他物之美?
站在白杨树下仰望冬季里依旧挺起的傲然胸膛,固守着一生一世的青白的杨树林,你能听得见寒风的呼啸,却从未见过白杨弯腰,你目睹过它多次遭遇寒风,却又总是发出硬朗朗的笑声。冬日的白杨,隐忍着冰冻和伤痛,在岁月中,诠释着一种叫“坚强”的品质。
傻傻的,我痴迷于这种高级灰中不能自己。
冯青花(中共安塞区委外宣办副主任)

相关新闻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15083829025

15091210405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sudons@msn.cn

工作时间:8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QR code